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文集 >

妈妈的菜园子

来源:公司办公室 时间:2016-03-23 作者:曹静

妈妈的菜园子紧挨着我家房屋的墙根,离后院不过五米的距离,整个菜园子也就三十平米大小。自我记事以来,它就一直存在着,这块地也是城镇规划多年后在镇子里为数不多的自留地。

年末放假一回来,妈妈就急迫的带我去观赏她的菜园子。没想到这方寸之间竟然被她伺候的青枝绿叶、满目生机。看着这块生机勃勃的菜园子,不由的满心欢喜。妈妈常说,我种的菜从来不打药,从来不施化肥,市场上绝对买不到的绿色无公害。她说起来的时候总是一副骄傲得不得了的样子。春节里,家里有亲戚来只要有机会妈妈总会带人去参观她的菜园子,就好像这里种的是无价的宝贝。

妈妈的菜园子常年种着香葱,这得益于成都温润的气候。小时候,妈妈常常是快炒菜了,让我去掐点葱;春节来客做凉菜时,让我去掐点葱;煨的汤快要出锅时,让我去掐点葱……她老记不得提前备葱,总是要等到刀刃放在菜板上,才想起让我去掐点葱。印象中妈妈菜园子里的葱永远也掐不完。妈妈总让我掐而不拔,哪一根葱筒子长得不太壮了,掐!哪一片葱叶子快焉了,掐!哪一根葱筒子快老了,掐!哪一片葱叶子开始泛黄了,掐!留下那些最青最嫩的葱芽子长成葱筒子再掐。

妈妈的菜园子里,总是界限分明。蒜苗、豌豆、萝卜、白菜等十几种蔬菜各自为阵。春节和孩子在家里过年。最初,带着刚满三岁的小家伙到妈妈的菜园子里指着葱苗问他是什么,他脱口而出是小草;指着刚开花的蚕豆苗问他是什么,他犹豫一下说是小树;指着萝卜问他是什么,他紧紧盯着萝卜叶子闭口不开。于是在妈妈的菜园子里现场教学。很快,小家伙新购置的玩具便失了宠,他总是溜到妈妈的菜园子里,一会儿拧回一个萝卜,一会儿拔回几根蒜苗,一会儿拽回一把刚刚结荚的豌豆苗,甚至把刚破土而出的玉米苗也给掐了回来。小家伙拧着可怜的小菜苗回来煞有其事稚声稚气的证明他的识别能力时妈妈总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最后这一老一少便玩起了捉迷藏,小家伙趁妈妈一不注意便悄无声息的往地里溜,而总在蹲下快要得手的时候,便被喝止,于是打住,过一会儿继续,两人总是这样,乐此不疲。

妈妈的菜园子里,每年都会种上一些豇豆。小时候跟着妈妈去种豆子。在地里,妈妈一锄头挖出一条缝,我赶忙把豆子丢进缝里,再扔一把草木灰,如此反复。日晒雨淋,豆子长出豆芽,长成豆苗,长成豆藤,豆藤缠绕上杆子便有了腰板和身段,亭亭玉立。豇豆在妈妈的手里能够做出许多花样。干煸豇豆、泡豇豆,酸豇豆炖鸭子、干豇豆炖腊肉,样样都是我爱吃的。豇豆爱生虫,产豆越久就越容易招到病虫害。尤其是到末期,满杆的豇豆叶几乎全部被害虫蚕食完只剩下光秃秃的豆藤。

妈妈的菜园子每年都会种几株番茄。妈妈种的番茄,很少有收成,而且总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好不容易结出一串果子,可长不了多久便掉的掉烂的烂。即使如此,春天一到,市场上一遇到卖番茄秧苗的,她总会买上几株,在她的菜园子里腾出个空间翻地覆膜种上。她说,番茄秧子散发的气味是她喜欢的。

妈妈的菜园子其实和许多农家的土地并无区别,可每次想起它,感觉妈妈就在身边。也许我们都得过这样日子,什么熟悉,就逐渐陌生什么。什么亲近,就逐渐远离什么。但深入骨髓的迷恋永远也不会淡远。比如,故乡!

(录入:申荣 责任编辑:申荣)
------分隔线----------------------------
相关阅读